鹤诚

lof不常用☆微博@水盐诚鹤
ky退散 黑名单狂魔

1294-4045-15m4
对家不要关注我^ ^

その首筋に口づけを ※桜花堂/ryo

豪華至尊AIBO堡:

作者:桜花堂/ryo


with#闇表#


***


在遇見之初起便知曉的命運之人。


【我喜歡你的味道……】


***





***


以下是MEMO:


覺得自己是一只待在狼群里隨時都會被吃的羊的遊戲,為了不被吃努力披著狼皮偽裝起來。
但無論如何終究還是會在某一天被吞噬。
藥瓶從不離身的遊戲,脖子上系著項圈。
第一次系項圈的時候只覺得呼吸困難,然而現在卻早就已經習慣了。
遊戲所在的城市是個只有數萬人的小城市,沒有特別的特產,但遊戲一直都很喜歡這裡。
城市中心是海馬醫院,是一家建于十多年前,與這座小城市完全不匹配的具有完善的醫療設備的高級綜合醫院。
幾年前院長由只有20歲的年輕人接任,當時還引起了媒體的轟動,但數年來的醫療品質讓市民十分放心。
趕上安全時間的遊戲,心情沉重地去往了院長室。
院長是海馬。
醫院一共十層,院長室在頂樓。
海馬早年留學美國,跳級拿到了醫師許可,之後輾轉各地跟隨名醫積累臨床經驗。
歸國後搶走了義父的這所醫院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現在海馬醫院已成為醫學界的寵兒。
雖然有著搶佔義父資產的醜聞,但醫院在海馬領導下節節高升,發生災禍海馬也會親自到場指揮,於是很是受到市民愛戴。
遊戲缺席時的事由木馬代勞。
木馬也是不輸海馬的優秀的內科醫生,晚海馬幾年留學美國,同樣跳級修完學業,之後為了輔佐海馬在大學選修了經濟學,現在任職副院長。
中學時就與海馬相識的遊戲。
表示有事要交代給遊戲的海馬,說自己才剛恢復不想又被指派強人所難的任務的遊戲。
畢竟海馬任命了只有三年臨床經驗的遊戲當小兒科的部長,覺得已經夠強人所難了的遊戲。
扔給遊戲資料,說把這孩子交給遊戲照顧的海馬。
是個只有10歲,眼神銳利的混血少年。
但覺得這孩子的眼神似乎想要傾訴什麼的遊戲。
說這孩子是埃及皇族末裔,本家是埃及有名的資本家的海馬,現在在日本留學但因事故腳部骨折。換過很多家醫院,最後指定了海馬醫院。
說換了很多醫院是因為他是個問題兒童的海馬。
每次遊戲請假的時候都是由木馬暫管遊戲的小兒科。
說今天下午會有專項會議,讓遊戲不許逃的木馬。
表示順便讓遊戲安撫一下他負責的十代的木馬,說遊戲不在的時候被念叨著遊戲遊戲已經耳朵結繭了。
貘良和遊戲是大學同窗,口袋裡老是裝著糖果,很受小兒科孩子們的歡迎,但有時候投餵了太多甜食,會被護士訓斥。
安慰遊戲的貘良,說雖然其他科室不知道,但是小兒科的所有人都是遊戲的同伴。
杏子是小兒科的護士,同樣也是遊戲的大學同窗。
和遊戲說十代一直在等著遊戲回來的杏子,說每次查房看到是木馬就抱怨怎麼遊戲還沒回來,就連木馬都有點受不了了。
有些時候沒有看到遊戲的醫院的孩子們,看到遊戲都很開心。
小兒科的院區在海馬接手後進行了非常人性化的改建,增設了隔離病房,但裡面並不是重症患者。裡面的人可以自由出入,但要進入必須要有專用的電子鑰匙。
這是為了保護未顯出Ω特征的兒童的病區。
Ω的性征出現時間因人而異且非常不穩定。醫院裡的α基數要大於外界,於是為了防止突來的發情期對兒童產生傷害,海馬才特地建造了隔離區。
而現在住在隔離區的孩子只有一個,就是十代。
遊城十代,8歲,因先天性的肝功能障礙而被父母從家鄉送來海馬醫院醫治。已經由海馬主刀完成了與生母的肝移植,只等觀察期結束就可以出院。在檢查的時候檢測出了Ω的血液屬性,所以才被安排在特殊病房。
在日本,學生在中學入學時起便會檢測第二性征,大部分是β,偶然出現的Ω和α會被特殊處理。Ω雖然受到社會保護卻仍然在各方面遭受不公平的待遇,而海馬醫院卻秉持著三者平等的方針,會僱傭Ω醫生。
抱怨說遊戲不在的時候都是無趣的木馬醫生和嚴肅的海馬醫生過來的十代。
城之內也是遊戲的同窗,是理療師。
不太習慣部長級工作的遊戲,每次只能利用休息時間來繼續完成書面的報告。
本田是放射科醫師。
遊戲下午要參加的會議是由海馬為主,各科的部長級醫師報告各自科室的情況的交流會。
基本上每次報告完提問的都只有海馬,所以對於整容外科部長的提問十分緊張的遊戲。
整容外科部長50出頭已經有了啤酒肚,今年春天才剛晉升為部長級,卻一直都在開會的時候對遊戲出言針鋒相對。
室內附和著整容外科部長的話,說遊戲的科室都沒有什麼變化,說他原本就並不適合做醫生。
拿到執照之後五年一直在不停努力的遊戲,但先天的生理性征一直讓他無法被外界承認。
圓了場的海馬,說小兒科的保持現狀原本就是年初會議要求的,而且在前任院長手裡小兒科和急診部門都是連年虧損才縮小規模的科室,要是責難小兒科就是在責難急診科。
然而急診科是海馬直屬管理的部門,等於與身為院長的海馬作對。
最後宣佈由遊戲負責埃及正府指派的重要人物的木馬,要求全院都要優先協助小兒科。
留下來問海馬為何決定由他來接管重要人物的遊戲,知道這個指派肯定是海馬從中做梗。
覺得自己資歷尚淺基本上還無法負擔那麼重要且關乎醫院聲譽的任務的遊戲。
但海馬則憤怒地質問遊戲難道想要背棄以己之力站穩腳跟的誓言和兩人的賭約麼。
表示不允許遊戲半途而廢的海馬。
遊戲是Ω,能讓他冷靜下來的依靠只有抑制劑。
和木馬站在醫院的VIP通道等著貴客的遊戲被木馬吐槽好歹是貴客至少也穿得莊重一點。
然而遊戲表示海馬突然就把那麼重要的人扔過來,所有事情安排到整理只有兩天,連回家都沒時間,怎麼還有心思想穿什麼。
但覺得自己平常工作就穿的白大褂,現在這麼穿可以讓只有10歲的孩子盡早適應的遊戲。
安慰遊戲這次任務關係到整個醫院今後的發展,讓遊戲不要只一個人承擔,可以不用客氣地麻煩別的科室,海馬也會優先考慮小兒科的需要的木馬。
等來了貴客車子的兩人,從車上下來的是馬哈德。
看到遊戲似乎很驚訝的馬哈德。
打開後車門的瞬間便聞到了睡蓮香味的遊戲。
被馬娜小心地抱下來的亞圖姆。
右腿打著石膏,神色很是不悅的亞圖姆。
在與亞圖姆對視時非常違和的遊戲,總覺得有不太好的預感。
並沒有理會遊戲的自我介紹的亞圖姆,被馬娜教育說不能這樣不然又要被醫院趕出去了。
馬娜和馬哈德是照顧亞圖姆的傭人。
從亞圖姆細微的神色裡看出他其實是在緊張的遊戲。
每個科室都設有vip病房,皆出自名家設計。所需要的必備品也能方便調配,隱秘性也很好,當然費用也不是普通人能承擔的起的,通常只有正客或者明星會使用。
坐在輪椅上被馬娜推著走的亞圖姆。
專有病房進入需要特殊的鑰匙。
病房還帶有迷你廚房。
從馬娜處抱起亞圖姆極小心地放在床上的遊戲,為了不讓他緊張還一直溫柔地笑。
然而從亞圖姆身上傳來的睡蓮香味讓遊戲產生了醉意反應,最後只能屏住呼吸。
說今天要做各種檢查的遊戲,但亞圖姆拒絕,說傷不要好才好。
拿耍脾氣的亞圖姆沒辦法的馬娜。
說亞圖姆的骨折只要固定好靜養就可以,但他一直很抗拒不配合的馬哈德。
說基本能料想到孩子不喜歡打針的遊戲,但是亞圖姆的反應有些過激,因為他連止痛針都不願意打。
說亞圖姆討厭α的馬哈德。
覺得有些棘手的遊戲,回到辦公室卻收到了所有人的鼓勵。
亞瑟教授擁有豐富的臨床經驗,和遊戲的祖父雙六是至交,也是為數不多把遊戲當成部長級來對待的人。
感謝大家的鼓勵的遊戲,但是因為亞圖姆對醫生和大人的不信任,所以想要先一對一的試試看。
抱怨遊戲為何會在房間裡的亞圖姆,警戒的樣子很像只貓。
得到馬哈德他們的許可,拿著剩下的報告搬去了亞圖姆病房的遊戲。
覺得遊戲是個奇怪的人的亞圖姆。
覺得這應該算是第一階段的勝利的遊戲。
說因為遊戲在這裡所以不能集中精神玩game的亞圖姆,意外看到了遊戲非常感興趣。
說本家就是開龜遊屋的遊戲,說所以受影響這把子年紀了還是很喜歡玩game。
亞圖姆:這把子年紀?你頂多和馬娜差不多吧。
遊戲:……我29了。
亞圖姆:???
建議亞圖姆和自己玩game的遊戲,說輸了的人要聽贏了的人的話。
一口答應的亞圖姆。
即使是擅長game的遊戲也驚歎於亞圖姆的天分,因為就連他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輸掉。
認輸的亞圖姆,很不甘心地催促遊戲說他的要求,已經料定遊戲是要讓他乖乖治療了。
但遊戲只問了他喜歡吃什麼。
老實回答卻很害羞的亞圖姆,最後叫囂下次一定贏回來。
同樣因為喜歡玩game逐漸拉近了對話距離的兩人。
為了救樹上下不來的貓才摔傷的亞圖姆,說貓在他們國家是很重要的動物。
一直玩到天黑才終於贏了一局的亞圖姆很興奮,說要讓遊戲答應自己的要求。
表示我很窮不要提過分的要求的遊戲。
亞圖姆:錢我有【。
要求遊戲下次用M&W決勝負的亞圖姆。
第二天如約的遊戲,把亞圖姆推去了十代的特殊病房,因為在答應亞圖姆前,遊戲先答應了十代打牌。
結果兩個孩子見面氣氛很僵硬ww。
於是先和十代打牌的遊戲,注意到亞圖姆十分不開心,覺得是不是應該等他和自己混熟一點以後再介紹他和別的孩子認識比較好。
最終勝利的遊戲,旁觀的亞圖姆好像有了一點興趣,但是仍然不高興。
說卡組是爸爸送給自己的寶物的十代,答應了亞圖姆打牌。
一瞬間蔓延開來的睡蓮香氣封住了遊戲的自由。
注意到亞圖姆眼中的黑暗氣息意識到必須要阻止的遊戲,卻動不了。
說只是打牌太無聊,提出輸者要聽從勝者要求的亞圖姆。
贏了十代的亞圖姆,提出的條件是拿走了十代最重要的卡。
拼命想要阻止卻沒法動彈的遊戲,最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亞圖姆離開了。
安慰著哭泣的十代不曾離開的遊戲。
亞圖姆的雙親全是α,兩人十分優秀也很忙碌,所以亞圖姆的教育和養育工作都交給了僕人,一年也見不到幾次。
所以一直覺得是因為α的雙親才會那麼忙的亞圖姆,很討厭α。
說正因為遊戲是Ω,所以亞圖姆的態度才會有所軟化的馬哈德。
亞圖姆也是α,雖然年幼對Ω卻有著自己的憧憬,因為一直希望會有一個能和他的命運連接在一起的Ω出現。
原本遊戲是覺得Ω的十代說不定可以打開亞圖姆的心結,然而他失算了,結果讓兩個孩子都很受傷。
安慰遊戲的杏子,說你讓亞圖姆對你笑過,只有你可以救他,也只有你可以做到。
看到亞圖姆拿著十代的卡出神的遊戲,亞圖姆的臉上也沒了白天看到的神情。
對於遊戲的出現重新又一副警戒神色的亞圖姆。
和亞圖姆道歉,說因為昨天玩得很開心所以有點心急,不該帶亞圖姆出去的遊戲。
尖叫自己怎樣都好讓遊戲出去的亞圖姆。
拿出卡組,和亞圖姆約定打一場,輸了就出去,贏了就讓亞圖姆稍微聽自己說會話的遊戲。
接下挑戰的亞圖姆。
在最後關頭以破壞龍扭轉贏下戰局的遊戲。
抱住亞圖姆道歉的遊戲,說自己很討厭身邊沒有任何人在的亞圖姆。
哽咽說雖然有馬哈德他們但終究不是至親,不能在誇獎自己的時候給予擁抱的亞圖姆,而可以給予他擁抱的雙親心中的第一卻不是他。
靠在遊戲肩膀上說遊戲身上有水的味道,是他最喜歡的尼羅河的味道的亞圖姆。
說會一直在亞圖姆身邊的遊戲。
第二天再次帶著亞圖姆來到十代病房的遊戲。
把卡還給十代的亞圖姆,說因為自己和雙親關係不親密,所以昨天才忍不住對十代做了過分的事。
臉上有著與年齡不符的不安和難過的亞圖姆。
叫住欲離開的亞圖姆的十代,約定下次再一起打牌。
轉頭和遊戲說如果遊戲希望的話打針吃藥治療還是手術都接受,只要遊戲和他打牌的亞圖姆。
說完就逃也似地自己推車進了病房的亞圖姆,但遊戲還是看到了他羞紅的耳朵。
開始安排治療事宜的遊戲,也突然意識到亞圖姆第一次叫了自己的名字。
安排本田給亞圖姆做CT的遊戲,然而亞圖姆並不是很配合,拍了沒多久就無聊地不肯乖乖合作了。
說是自己安排本田拍的遊戲,現在只是來看看有沒有拍好。
有點抱歉的本田,但亞圖姆表示你怎麼不要告訴我是遊戲要求的,不然我早就拍好了。
還躺平催促本田說不要浪費時間。
本田:ntm
和遊戲說,聽聞這次的小鬼很難對付所以一直在擔心遊戲是不是又一個人全扛著的本田。
拍完CT送亞圖姆去了城之內處檢查的遊戲有事要離開,結果遭到了亞圖姆的不滿。
說遊戲最近都不常陪他還沒時間打牌的亞圖姆。
然而遊戲實在太忙實在沒辦法抽出更多時間,覺得有點抱歉。
吐槽亞圖姆每天午休和科室接送都和遊戲在一起還不夠麼的城之內,但亞圖姆表示和遊戲在一起很開心,想要一整天都在一起。
和遊戲說讓他今天努力工作中午一起吃飯的亞圖姆。
認真看了亞圖姆的拍片結果的遊戲詢問了貘良的意見,因為亞圖姆曾經有段時間拒絕治療,在恢復期的現在並不知道他之前傷口負荷了多少。
然而貘良也沒有把握,苦著臉表示那就只能去找整形外科科室的部長了的遊戲。
那位部長是今年春天晉升的部長職位,是α,所以一直看不慣既是Ω又十分年輕就當上部長的遊戲。再加上他是上任院長時期就在職的老員工,對海馬也頗有不滿。
背地裡一直都喊他貉子狸的貘良。
但是工作沒法顧及私人情緒,給自己打氣準備去找那位部長的遊戲。
到訪整形外科科室辦公室的遊戲,沒有掩飾眼中的輕蔑的部長。
說自己科室不像小兒科那麼清閒,讓遊戲下次有事提前預約的部長。
翻看了片子又直接甩回了遊戲的部長,說這種程度的病理年輕有為的遊戲一定有好辦法,還說自己對於小兒類疾病是門外漢。
從部長身上聞到了水果味道的信息素的遊戲。
逃出來十分狼狽的遊戲,對自己說必須要更強一點。
跑去找了海馬想聽他的治療意見的遊戲。
知道遊戲被整形外科部長拒絕始末的木馬,說果然不應該升那傢伙當部長的。
回答說那傢伙公信度高還有點利用價值的海馬,沒有打算讓那位部長升到更高的職務。
同意了遊戲的治療意見的海馬,還是指出遊戲沒能調動各部門的協作。
如果順利的話大概一個月亞圖姆就可以傷愈出院了。
和海馬說自己沒有一時一刻忘記與他的承諾的遊戲,說會證明給海馬看。
跑去城之內處看到了拿著拐杖走路的亞圖姆的遊戲。
一見到遊戲就很興奮地奔過來的亞圖姆,被城之內抓住了脖子訓斥又骨折受傷要怎麼辦。
有在反省和城之內道了歉的亞圖姆。
說拄拐杖就可以和遊戲一起走路了的亞圖姆,說雖然也喜歡坐著輪椅被遊戲推著走。
開心地抱住了遊戲的亞圖姆,對此表示無奈的城之內。
雖然拄拐杖走的不利索但還是看起來很開心的亞圖姆。
回到病房看到了從入院日起就沒再見過面的馬哈德的兩人。
看到馬哈德就很不悅的亞圖姆。
拿來了幾本十分深奧的書本的馬哈德,說老爺夫人覺得亞圖姆因為腿傷落下了許多課程,讓亞圖姆先補起來。
瞬間就爆發的亞圖姆。
想要追上去卻被睡蓮香味制住只能留在原地的遊戲,聽到了亞圖姆的一句:反正再努力他們也不會看到。
覺得很痛心的遊戲。
和遊戲說現在只能放著亞圖姆不管等他冷靜下來的馬哈德,向遊戲表達了感謝,說亞圖姆很久都沒有情緒那麼外露,笑容那麼多了。
說自己只是和亞圖姆一起吃飯說話沒做什麼的遊戲,但是馬哈德卻指出這正是亞圖姆現在最想要的,卻也是亞圖姆的雙親並不樂見的。
到處都找不到亞圖姆的遊戲,最後在杏子的提醒下在十代房間找到了無聊的等著十代做完作業的亞圖姆。
表示雖然打牌很有意思,但是自己因為身體原因不能和正常孩子一樣去學校,只能這樣學習也不錯的十代,和亞圖姆說今後要成為像遊戲那樣溫柔的人,但身為Ω各方面條件都受制,只能現在努力學習。
拉住遊戲十分嚴肅地讓遊戲小心那位整形外科部長的貘良。因為遊戲在和那位部長接觸的時候聞到了信息素的味道,成熟的α是不會在平常時候放出信息素的。
開完例會將要結束的時候,指出還有事要報告的整形外科部長,有了不好預感的遊戲。
說遊戲對待vip客人太過偏心,疏於對小兒科其他患者的照顧的部長。
結果被海馬毫不留情地罵回去了。
被駁回惱羞成怒的部長。
聽說今天遊戲要留在醫院值夜班很興奮地表示想和遊戲一起睡的亞圖姆,但是遊戲留在醫院是有工作的,不能和他一起睡。
安慰亞圖姆說如果亞圖姆有事也會馬上趕過來,讓他有事就按呼叫鈴的遊戲,表示無論多小的事都會按的亞圖姆。
遊戲:……。
注意到亞圖姆在學習的遊戲,說從十代那裡知道學習不是為了得到表揚而是為了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所以想要努力看看的亞圖姆。
問亞圖姆想要成為怎樣的人的遊戲,但是亞圖姆紅著臉只回答說現在還是秘密。
叫住遊戲把自己卡組裡的王牌黑魔導給了遊戲的亞圖姆,說要給他當護身符,一晚上就可以,明天一早再還給他。
臨近值班室卻聞到了甜香的遊戲,看到了整形外科部長也和他一起值夜班。
半夜時分遞給了遊戲咖啡讓他休息一下的部長,不疑有他喝下去的遊戲,突然開始發情。
在遊戲的咖啡裡下了讓Ω發情的誘導劑的部長,表示Ω就只要乖乖張開腿就好學別人做什麼醫生。
被α的信息素制住動彈不得的遊戲,開始脫遊戲衣服的部長,已經在想象海馬要是看到身為他心腹的遊戲懷上他的孩子會是怎樣的臉色的部長。
放在胸口口袋裡亞圖姆的黑魔導卡片帶出的睡蓮香味給了遊戲一瞬間的清明,趁機踹了人一腳逃走的遊戲。
跌跌撞撞跑出去的遊戲。
誘導劑引發的發情期雖然時效短卻很強力,遊戲現在的情況在醫院碰上誰都有可能被侵()犯。
考慮到那位部長也有特別病房的鑰匙,而且他也不會顧及十代在場,遊戲最終還是選擇躲進了vip室。
雖然亞圖姆也是α,但他現在還沒出現性征。
聽到亞圖姆赤腳跑過來的聲音努力裝作沒事的遊戲,然而傳來的睡蓮香讓他無法動作。
對亞圖姆的撫觸感覺到了未經歷過的刺激的遊戲。
眼中已經沒有幼童該有的天真的亞圖姆,現在就是伏擊獵物的雄性。
說遊戲身上有他最喜歡的尼羅河水的味道的亞圖姆,宣佈了遊戲的所有權。
第二天清醒無法面對現實的遊戲,也意識到了之所以對亞圖姆的信息素沒有抵抗力,大概是因為亞圖姆是他的命運之人。
拖著身體去辦公室的遊戲,被貘良看出了端倪詢問是不是昨晚夜班的時候被那個部長做了什麼。
說那個部長昨天被海馬直接下達了停職通知的貘良,原因是他擅自從婦科拿了藥品,現在已經在接受調查。
偷拿的藥是誘導劑。
說海馬很生氣的貘良,但是從部長身上回收的藥只有一個,猜測是不是對遊戲用了的貘良。
強顏歡笑說自己沒有被他怎麼樣的遊戲。
煩惱要怎麼面對亞圖姆的遊戲。
在亞圖姆的病房前遇見了馬哈德和馬娜的遊戲。
同樣覺得無法面對想要趕緊離開的遊戲,聽到了馬哈德一句小聲的恭喜。
正和城之內打牌的亞圖姆,看到遊戲就跑了過來,和平常沒有兩樣。
但還是覺得有違和感的遊戲。
等城之內和杏子出門,臉上已經沒有了天真模樣的亞圖姆,仍然是昨晚狩獵的神色。
被信息素衝擊得無法招架的遊戲,只能默許了亞圖姆今晚繼續的要求。
即使深陷迷蒙仍然拒絕亞圖姆拿下頸圈標記的遊戲,說亞圖姆太小以後會遇見真心的命運之人。
然而亞圖姆卻表示我只要你就可以,對遊戲的不退讓十分生氣。
連日如此再加上服用事後藥,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的遊戲。
因為身體原因,每天都要在亞圖姆同寢到早上才有力氣爬起來的遊戲。
明白即使亞圖姆真是命運之人,兩人間如此巨大的歲差也是個阻隔的遊戲,認為自己不會被需要。
毫不避嫌進入房間的馬哈德,對同寢的遊戲和亞圖姆沒有表現出驚訝。
說在遊戲與亞圖姆初次時就已經察覺兩人之間的事的馬哈德,因為從那天開始,遊戲身上的湖水的味道就帶上了屬於亞圖姆的睡蓮香氣。
馬哈德也是α,對Ω的味道更是敏感。
說並不打算對兩人的事有所置喙的馬哈德,還是持祝福態度。
從亞圖姆入院時起,亞圖姆的雙親就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打回來過。
亞圖姆的父母都是α,所以亞圖姆也是α。但是亞圖姆的雙親都各自有自己的Ω。雖然現在亞圖姆仍然是家族嫡子,然而如果雙親之中有人和Ω生下了α,那麼亞圖姆很有可能會成為廢子。
所以亞圖姆並得不到父母的愛。
覺得這太過分了的遊戲,畢竟亞圖姆現在的年紀正是渴望父母之愛的時候。
說所以才希望遊戲可以陪在亞圖姆身邊的馬哈德。
難得表揚的海馬,在亞圖姆的治療上稱讚了遊戲。


這是遊戲第一次被海馬稱讚。
接受了全場各部門的目光的遊戲,注意到整形外科部長黑暗的眼神和令人窒息的腐爛水果味道,好在留在衣袖上屬於亞圖姆的睡蓮氣味讓他冷靜下來。
看出遊戲十分疲累的十代,勸說遊戲不要勉強。
只解釋說是苦夏的遊戲,但是亞圖姆很認真地問了他是否最近一直都很累。
向遊戲道歉的亞圖姆,因為就連十代都發現了遊戲的不舒服,他卻沒有察覺。
在亞圖姆的味道中睡去的遊戲。
一個人值夜班的遊戲。
身為Ω,在α基數眾多的醫院裡遭遇危機並不罕見,但每次遊戲都很好運地周旋逃走了。只有面對亞圖姆的時候才會全身心被控制,完全臣服。
覺得亞圖姆真的是自己的命運之人的遊戲很矛盾。
被突然推門而入發狂的整形外科部長襲()擊的遊戲。
幾近發狂的部長,說正是有遊戲這樣的Ω在才會令α瘋狂。
拼命掙扎但是敵不過α力氣的遊戲。
拿棒球棍把部長打開的亞圖姆,拼命抱著他讓他冷靜的遊戲,然而亞圖姆根本不受控制,要置人於死地。
危機時刻趕到的海馬。
遊戲與海馬的交集始於中學時期,成績拔尖家裡有錢卻待人苛刻的海馬一直被人敬而遠之。
偶然一次與遊戲打牌,國別級水平的海馬輸給了默默無聞的遊戲,從此以後一有空就抓著遊戲打牌的海馬。
結果中學時期的性征檢測讓遊戲第一次得知了自己是Ω,因社會上對Ω的各種不公平待遇而陷入了糾結之中,對此身為α的海馬也無法說什麼,兩人關係就有所疏遠。
後來被高年級的α襲擊的遊戲,千鈞一髮救下遊戲的是海馬。
抓著遊戲問他是否甘願就此成為α玩樂工具的海馬,憤怒地表示自己當然不甘於此的遊戲,和海馬打了賭,要讓海馬看到自己掙脫Ω的宿命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的模樣。
接下賭局的海馬,說當你真的讓我親眼見證這一時刻的時候,我也會認輸。
你要成為讓我海馬瀨人唯一輸得心服口服的人。
知道了遊戲與亞圖姆的事的海馬,表示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然而遊戲反應很激烈,問海馬是否連他都覺得Ω勢必還是要遵從宿命。
但海馬表示,賭約的事,其實在遊戲拿到醫師執照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心裡承認遊戲了。
十分矛盾的遊戲,事已至此他心裡的確很想待在亞圖姆身邊,但理智又告誡他這樣不對。
想要安慰又無從開口的海馬,最後笨拙地安撫說,遊戲在喝下誘導劑的時候還能從那個男人手裡逃脫,已經是對宿命極大的抗爭了。
表示海馬很溫柔的遊戲,提出既然贏了賭約,就麻煩海馬聽從他的一個願望。
被打了鎮定劑才安靜下來的亞圖姆。
撫摸著因為藥效熟睡的亞圖姆的遊戲。
向亞圖姆道了歉的遊戲,希望亞圖姆可以原諒擅做主張的自己。
只有喜歡你的心情是真實的。
哭著與亞圖姆道別的遊戲,留下了最後的親吻。
在公寓門口卻見到了馬哈德的遊戲。
質問遊戲親近亞圖姆至此,現在又選擇拋棄亞圖姆是為何的馬哈德。
說自己的確很喜歡亞圖姆的遊戲,但是亞圖姆還那麼小,與他而言未來有著無限的可能,在他今後的人生中一定會遇見更多的人看到更多的風景。覺得自己如果現在就陪在亞圖姆身邊一定會限制亞圖姆的成長,還會讓他的世界變得狹隘的遊戲,說並不想成為亞圖姆的阻礙。
回答說無力阻止遊戲的決意的馬哈德,也提醒遊戲α對自己所屬的Ω有著非一般的執著,無論過多少年,總有一天亞圖姆也一定會過來把遊戲抓回去。
轉眼9年,離開醫院後由海馬介紹下,來到了某個小島上的診所的遊戲,現年38歲。
一刻都沒有忘記亞圖姆的遊戲,在看到與亞圖姆當年同歲的孩子的時候會很有感觸。
來到島上以後再沒有和以前的朋友見過的遊戲,只有木馬和海馬因為工作會偶爾跑過來。
然而今天卻有本土到來的客人。
在開門的瞬間聞到了熟悉的花香的遊戲。
成長了的亞圖姆。
表示要向亞圖姆道歉的遊戲,因為數年前的不辭而別。
說當時的確很生氣很寂寞覺得被拋棄了的亞圖姆,說因為馬哈德的一席話才改變了想法。
開始並不理解遊戲的離開為何是為自己好的亞圖姆,隨著年齡的增長也逐漸明白過來。
而現在是為了真正與遊戲在一起才過來的亞圖姆。
解下了頸圈的遊戲,終於標記了遊戲的亞圖姆。
被亞圖姆標記之後與亞圖姆住在大房子裡的遊戲,負責了早飯的準備。
已經懷孕有些時候的遊戲,肚子也明顯起來。
標記之後,亞圖姆帶著遊戲回到了童實野市安頓好,兩人就開始了沒日沒夜的交纏。
原本並不習慣這種事的遊戲,但因為離開了亞圖姆太久,於是也默許了。
結果因為遊戲的離開,小島上的診所業務停滯,於是被海馬追過來大發雷霆,才讓遊戲脫出身處理了後續。
之後便和亞圖姆登記結成了夫夫。
已經過去了八個月。
產假中的遊戲。
多次勸說遊戲多睡會也可以的亞圖姆。
十分擔心遊戲的亞圖姆,有點過保護。
但是覺得休息在家也沒事做的遊戲,希望可以給忙碌的亞圖姆做點事。
表示你只要在這裡我就幸福的亞圖姆。
出門工作的亞圖姆,和遊戲說今天會晚點回來,讓遊戲不用等他可以先休息。
想要為亞圖姆做點什麼的遊戲。
被女僕們送去休息的遊戲,想要幫忙也被拒絕了,因為亞圖姆下了命令不讓遊戲幹活。
女僕們搶了所有遊戲做的事,於是無事可做非常無聊只能學著做手作的遊戲。
覺得現在的生活是之前無法想象的到如同天堂一般的遊戲,也在迷茫是否這樣就可以。因為現在的遊戲一直處於亞圖姆的保護之下,他也想為亞圖姆做點什麼。
受杏子邀請一起去了咖啡店的遊戲。
說遊戲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十分溫柔沉穩的杏子。
說其實有點不安的遊戲,因為現在的生活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整天無所事事,能做的只有準備早飯送亞圖姆出門和等他回來。然而如果等他很晚又要被罵。
而且最近亞圖姆回家一直很晚。
說當初遊戲離開以後亞圖姆反應很激烈,讓城之內和海馬都很傷腦筋的杏子。
關於自己離開後的事每次遊戲想要問都會被亞圖姆以吻搪塞過去。
說當時的亞圖姆誰的話都不聽也拒絕治療的杏子,只有十代可以和他說話。後來有一天海馬和亞圖姆說了什麼,之後亞圖姆就像變了一個人,開始積極地配合治療,也和十代一起學習。
說當時的亞圖姆一定是為了去接遊戲而拼命努力的杏子。
和杏子分別後,與馬娜一起去超市買食材的遊戲。
但其實是家商場,價格和種類不是一般超市可以比的。開始遊戲抗議過不想在這裡買,然而亞圖姆態度強硬。
一開始亞圖姆甚至不讓遊戲離家半步,後來在主治醫生的意見和遊戲希望親手挑選做給亞圖姆的食材,他才妥協讓遊戲來這家安排好傭人和警衛的店買。
在店裡遭遇了貴婦的兩人,貴婦對身為Ω的遊戲惡語相向。
和貴婦起了爭執的馬娜。
太過緊張與不安,最終失去意識的遊戲。
醒來時見到了守在邊上的亞圖姆的遊戲。
十分緊張的亞圖姆,說接到馬娜哭著說遊戲暈倒的電話心髒都差點停了,十分後悔沒有把遊戲軟禁在家裡。
如果可能的話連工作都不想管只想陪著遊戲的亞圖姆。
知道遊戲想法的亞圖姆,和遊戲說現在的遊戲不做任何事只要陪在他身邊就已經是救贖了,因為在亞圖姆還小的時候,是遊戲溫柔以待,還給他指引了方向。
因為懷孕,荷爾蒙分泌不平衡才導致遊戲不安情緒的加重,有些抱歉沒有及時發現的亞圖姆。
取出戒指戴在遊戲手上的亞圖姆。
圖案是睡蓮,是專門定做的。
說睡蓮是埃及的國花,稱為尼羅河花嫁,也是太陽的象征,因此覺得很適合遊戲的亞圖姆。
遊戲腹中的是雙子。
生下了雙胞胎的遊戲,取名小遊戲和魔王。
參加學校的親子日的遊戲。
想要邀請魔王一起玩的同班千金小姐,對小遊戲的態度卻很極端。
毫不客氣地拒絕的魔王,很不甘心的富家小姐遷怒了身為Ω的遊戲,說因為遊戲和亞圖姆都是男人,不能像她父母那樣舉行盛大的婚禮,而不舉行婚禮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當場就難過哭了的小遊戲。
偷偷問了馬哈德和馬娜遊戲和亞圖姆是否舉行過婚禮的魔王,馬哈德說因為事情太多就一直沒辦,亞圖姆很在意,但遊戲卻說沒有必要。
哇地一聲哭出來的小遊戲,說不想父母不幸福。
於是馬娜提了提案,最後在郊外古老的教堂裡給遊戲和亞圖姆補辦了一個小型的婚禮。



评论
热度(6)
  1. 鹤诚豪華至尊AIBO堡 转载了此文字

© 鹤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