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诚ш-

[lof不常用]
微博@诚鹤3700
不拆不杂食。拉黑大魔王

【灯刀灯】二十六字母微小说(?)

Herobrine:

骰子输了的产物。
没什么内涵和剧情。
或许ooc,或许不。
试图甜和温暖,最后意义不明。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单词是自己找的。
————————————————————————
Angst【焦虑】
表白直球都被当成讲故事怎么办?急,在线等。
一位匿名的青行灯在妖怪的论坛上问到。
Ban【禁止】
用来打破的东西。
青行灯骑着抢来的妖刀假装无辜。
Calm【平静的】
这很正常。
被多次调戏的妖刀姬放弃了思考。
Dangerous【危险的】
不要靠近我。
第一次靠近妖刀姬的青行灯差点被大刀砍下灯杖。
Envelope 【信封】
玩脱了的青行灯悄悄的在妖刀姬房间里放了道歉信。
别有着良好作息习惯的妖刀姬无视了。
或许是故意的。
Fetish【恋物癖】
妖刀姬死也不和她的妖刀分开。
青行灯视自己的灯杖为唯一的亲人。
在她们相遇之前。
Gift 【礼物】
请把自己送过来,其余都不接受。
斩钉截铁。
后来收到了妖刀。
Hat 【帽子】
摘了帽子还是比青行灯高了一点,她气的飞上灯杖一个月没下来。
Important 【重要的】
你很重要。
这是表白对不对?
Justification【借口】
每个夜晚都只是讲怪谈的话,青行灯会被阎魔评为比判官还木头的存在。
但阎魔并没有机会这么说。
Kind【和善的】
如何与无法交流的面瘫交流?让万能的青行灯姐姐来教教你!
这么喊着的青行灯被妖刀姬拖回了房间。
Leave【离开】
妖刀姬去守结界的这段时间青行灯第一次无聊到在灯杖上睡着。
Mention【提及】
第一百个故事是妖刀姬的怪谈。
她现在是我的妖刀姬了。
青行灯在结尾补充道。
Nightmave【噩梦】
鲜血和尸体。
几千个青行灯和讲不完的怪谈。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最讨厌青灯了!哼!
呜……才不要这样呢……
Patience【忍耐】
妖刀姬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听青行灯讲一个晚上的故事。
这是第几次发誓似乎记不清了。
Quench【熄灭】
砍灯浇水也做不到的事。
Rehearsal【排练】
青行灯曾经对着镜子讲一个又一个故事,现在对着镜子讲一句又一句情话。
就算妖刀姬听不懂也要练习。
Smut【情色】
青行灯的灯杖把灯调亮了试图让旁边快要暴起的妖刀看不见少儿不宜的画面。
Talk【对话】
青行灯长久的言语过后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Unfair【不公平的】
为什么每天妖刀姐姐能听那么久的故事?
嘘——小孩子不要知道。
Venture【冒险】
快速奔跑,撑地,跳跃。
终于跳上了灯杖的妖刀姬松了口气。
Wind【气息】
隔着很远青行灯就感受到血腥味,她不满地扒了妖刀姬的衣服。
Xenos【外来者】
青行灯不满地把抱着妖刀姬蹭经验的狗粮们甩出去。
为什么家刀不是纯单攻。
Young【年轻的】
青灯啊,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阎魔,我不遵守人类法律。
Zero【零点】
青行灯在百鬼夜行时见到了名为妖刀姬的妖怪。

评论

热度(60)

  1. 维多利亚二狗鹤诚ш-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
  2. 鹤诚ш-周弧°莫若泽 转载了此文字